分享到:

舞臺美輪美奐之后,不如我們重讀《浮生六記》?

舞臺美輪美奐之后,不如我們重讀《浮生六記》?

2021年01月20日 15:53 來源:文匯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舞臺美輪美奐之后,不如我們重讀《浮生六記》?

  ■本報記者 柳青

  昆劇《浮生六記》開場的時候,蕓娘已經死了,沈復在回煞夜苦等亡妻魂歸。這戲演到最后,蕓娘本人始終沒有出現,即便是生旦纏綿的戲份,出現的也只是沈復執念喚出來的女鬼。才子佳人雖人鬼殊途,卻上演春色旖旎的富貴行樂圖。昆劇《浮生六記》詞寫得美,戲做得美,舞臺上一切細節美輪美奐,隔著這樣風花雪月流光溢彩美滿純愛的濾鏡,觀眾可還記得沈復《浮生六記》的風貌?

  “最可愛的女人”,并不是丈夫凝視的魅影

  俞平伯曾為《浮生六記》1923年重印版寫了序,他提到:“作者沈復是個習幕經商的人,不是什么斯文舉子。偶然寫幾句詩文,也無所存心。”這序文結尾微妙得很:“我豈不知這是小玩意兒,不值當作溢美的說法;然而我自信這說法不至于是溢美。”那么,這本被形容成“無酸語、贅語、道學語”的日記,到底值不值呢?林語堂在1939年的漢英對照本《浮生六記》序言里直率地寫出:蕓娘是中國文學史上一個最可愛的女人。顯然,《浮生六記》這本“作者偶然寫就,無所存心”的“小玩意兒”,若不是因為蕓娘,很可能早已在時光的塵埃中風流云散。

  沈復落筆時,妻子陳蕓確乎是過世了,在《閨房記樂》一卷,他幾次悲嘆妻子早逝,如, “樂極生災,白頭不終之兆”“布衣菜飯,不必作遠游記,今即得有境地,預知已淪亡,可勝浩嘆”。把《浮生六記》中與蕓娘有關的內容摘取出來,當然可以看作一部深情的悼文——

  他們之間有兒女情長的閨房意趣,但即便在閨趣私話中,蕓娘仍是一個有獨立審美趣味和判斷意志的人。她和丈夫交流時,能有理有據地聲張自己的文學主張:“杜(甫)詩錘煉精純,李(白)詩激灑落拓。李詩宛如姑射仙子,有落花流水之趣,令人可愛。”

  她雖然在大家庭的日常中 “迂拘多禮”,但是對家庭生活之外的世界充滿好奇,當丈夫因家族事務外出時,她愿與同行,因為念著途經太湖,“一寬眼界”。看到“風帆沙鳥,水天一色”的開闊景致,她感嘆:“今得見天地之寬,不虛此生。想閨中人有終身能見此者!”

  她用主動的姿態為自己打開社交的小天地,能與一面之緣的漁家女把酒言歡,會不帶芥蒂地和風月場中的憨園一見如故,用林語堂的話說,“愛美成癡”。也是因為她這原生的、無意識的獨立意志,她不見容于大家族森嚴的父權系統,被厭棄,被驅逐,半生流落,在困頓中病亡。

  蕓娘誠然是沈復的解語花和賢內助,但她更有自己闊達的精神世界。她的形象在沈復的筆下“再現”,但他與她之間,不是創造者和創造物的關系,不是皮格馬利翁和他的大理石少女。他記取了她生命中吉光片羽的片段,而那些微小的火花找回她曾經燦爛的生命,她閃光的形象最終從他的視角中掙脫,作為獨立的主體傲然于時間之外。

  《浮生六記》能讓林語堂愿意用英文譯文去推介“中國文學中最可愛的女人”,打動他的,到底是沈復深情塑寫蕓娘的“行為”,還是從文本中升騰而起的、一個會呼吸、有血肉的蕓娘呢?答案應該是后者吧。《浮生六記》被看作一份愛的記錄,其中真正有生命力的是能給出愛的行為的蕓娘,她是有溫度、有氣性的個體,輾轉掙扎來這世上活過一遭——她不是丈夫目光下的鏡花水月的鬼魅幻影。

  市井煙火中的詩與遠方

  深情若以病和死作句讀,是腳不沾地的偶像劇寫法。沈復雖然在《浮生六記》的開篇寫蕓娘的形容嬌怯,少女時“削肩長頸,瘦不露骨,一種纏綿之態”,新婚夜“瘦怯身材依然如昔”;但縱覽《浮生六記》全文,蕓娘絕非是在身體感官層面充滿誘惑且滿足男性愉悅的“嬌嬌楚楚妻”。沈復一生寂寂無名,他是個性情溫柔的好人,但也可說志大才疏,潦倒以終。他與蕓娘的生活,與其說是才子佳人不知人間疾苦的富貴行樂,不如說是在日復一日的茍且中經營出些微的詩與遠方。

  《閑情記趣》里記錄了一次郊游野餐,一群人既想賞花賞春,又想在戶外吃上熱食,于是蕓娘張羅著去集市上“包”下一個餛飩挑子,用小販的爐灶整出滿席的熱酒熱菜熱茶。風和日麗,青衫紅袖,眾人興盡,紛紛贊“非夫人之力不及此”。其實當時蕓娘與沈復寄人籬下,日常生活極為拮據,家用靠蕓娘做繡工和沈復零星賣畫所得,沈復呼朋喚友,需得蕓娘“拔釵沽酒”。

  在《坎坷記愁》中,沈復苦澀地寫著人情和金錢的困擾:“余夫婦居家,偶有需用,不免典致。處家人情,非錢不行。先起小人之議,后至同室之譏。” “三日所進,不敷一日所出,焦勞困苦,竭蹶時形。”蕓娘死前數年,這對夫妻沒有幾天不是過著貧病交加的日子。

  年少時,“不知世間有如我兩人情興否”,歲月中,“年愈久而情愈密”;如此種種,底色卻是真實慘淡到無以復加的人生。惟其如此,沈復的這本小書方顯珍貴,因為他在無邊無際的人生困境里,留住了星星點點的溫暖煙火。恰恰是這一點,在時光流轉以后,讓俞平伯感嘆:“幼年讀此書只覺可愛,(多年后)始茫茫然若有所領會。”

  若抽離了市井凡俗的煙火氣,讓蕓娘成為“美則美矣,毫無生活”的一縷魂,那么《浮生六記》大概真的就是“不值當作溢美的小玩意兒”。

【編輯:黃鈺涵】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足彩半全场负胜案例 内蒙古快三预测杀号 PP电子免费下载—点击进入 马会传真 安徽11选5一定牛推荐 亿客隆彩票城app 青海快三一定牛 篮彩胜分差怎么玩 终极急速赛车5 香港六合彩131期资料 体彩p5综合版走势图南方双彩网 北京赛车机器人怎么弄 重庆时时彩要关了吗 六和彩特码资料2021 排列五走势图带线 哪个app可以买lol比赛 河内五分彩杀号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