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導演李少紅談女演員年齡危機:說有也有,說沒有也沒有

導演李少紅談女演員年齡危機:說有也有,說沒有也沒有

2021年01月21日 13:34 來源:中新社微信公眾號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李少紅談女演員年齡危機:說有也有,說沒有也沒有

  近兩年,隨著女性性別意識的崛起,女性遭遇的年齡危機和職場壓力經常成為熱門話題。如何看待女性的性別意識、如何看待女演員的年齡危機,著名女性導演李少紅近日接受了中新網記者專訪。

李少紅接受中新網記者專訪。 蘇丹攝

  “性別是一種優勢”

  李少紅參加過1995年的世界婦女大會。她還記得那時參會,被問到最多的問題是中國有多少女導演。“我當時還挺詫異的,這是我從來沒想過的問題。我說我們光北京電影制片廠就有20多個女導演。”

  參加世婦會,讓李少紅意識到性別的“優勢”。“其實性別差異并不是一件不好的事情,性別意識實際上是大家對自我有一個自覺認知的意識。從那之后,我覺得我的創作好像變成了一個能夠運用自己的女性視角和眼光去進行藝術上的創作。”

  從《大明宮詞》到《橘子紅了》都成了當年的熱播劇,在不同的時空里,從不同的女性視角去看待權力和生活的時代,對今天的女性依然有啟發意義。李少紅說,其實《大明宮詞》《橘子紅了》剛出來時,大家也評價不一,很多人覺得“另類”。今天不覺得了,是因為大家已經習慣了,越來越有了明確的女性意識覺醒。

  從最初的“婦女能頂半邊天”到今天女性要求各方面的權利平等,她認為,女性意識的覺醒是一個從不自覺到自覺的過程。大家對自己的性別認知非常重要,“我們要求一個完整的眼光看世界,而不是一個只有女性、女權或者只有男性、男權視角。”

李少紅接受中新網記者專訪。 蘇丹 攝

  “你不一定非要簽在這兒”

  今天的許多明星如周迅、楊冪、唐亦菲等最早都出自李少紅的公司。他們有的大紅大紫,有的歸于沉寂,有的被貼上了市場流量的標簽,但當年出演的李少紅的影視劇,幾乎都成了他們的代表作。

  對于演員紅了就出走的問題,李少紅一直看得很開,“很多東西不是一成不變的,不可能有永遠不散的宴席。我覺得離開是必然的,說明他從家走向社會了。你讓他走向社會,能給予他什么樣的幫助,不是金錢上的,也不是機遇上的,而是他自身的能力。”

  離開后,李少紅也會認真觀察他們的作品。“我昨天還在跟周迅講,她演屠呦呦,抓到了一個特別好的肢體細節,就是總揣著胳膊。她就挺高興,告訴我她怎么觀察人物發現這個特點。我也覺得特別好,她沒有放棄藝術的追求。”

  “我們去年也請楊冪回來客串一個女地下黨員,戲很少,她也回來了。我覺得她變化很大,人一下子沉靜下來,不是原來滿場飛的小女孩。雖然她也有一段時間覺得我對她太嚴厲,老批評她。其實不是的,有些話可能是別人不會跟你講,只有對你特別上心的人才會把這些話告訴你。我能感覺到這些話這些年對她起到作用了。”李少紅說。

  “我也跟《紅樓夢》那些演員講,這是命運讓你們第一次就演了主角,但是并不等于從今天開始你們就永遠是主角,你要歸零,從零再往上走。”李少紅直接告訴他們,“你不要去想一定要簽在這兒,簽沒有意義,你們要到各種劇組里,這種磨練才是真的。”

李少紅導演。受訪者供圖

  “速成的東西沒有營養”

  對于當下演員的一夜爆紅或炒作熱搜數據走紅,李少紅不以為然。她認為,演員還得需要養成期,就像稻子一樣,要有成長期。任何東西要違反自然規律,不見得是一件好事。速成的東西一定會損失很多營養。一個演員就靠一次機遇爆紅,不長遠,最后還要重新回爐,能讓演員長遠的就是演技。

  新版《紅樓夢》拍攝時,小演員跟著李少紅兩年就干一件事情:觀察生活、寫日記。李少紅至今還留著他們的日記。從最開始的“挺有意思”、“挺好玩的”、“太可樂了”到后來寫出“為什么可樂”、“為什么感人”,李少紅讓他們通過這種方式理清思路、深入生活。

  也有人耐不住寂寞,兩三年還不紅覺得太慢了。李少紅直言:“你還不到紅的時候,你基礎都沒做好,紅有什么用,你自己都心慌。”后來也有熬不住的演員尋找捷徑遇到坎坷,李少紅感慨之余也無能為力。

  雖然她的戲走出了很多明星,但是李少紅坦言,至今也不愿意做那種捧紅、炒作的事,“你不能光看那些數字,而且那些數字是今天的,不是明天的,還是要把一些正確的東西帶給年輕演員,讓他們知道什么才是真正對自己有用的。按部就班地認真做好每一個作品,他自然就能夠有生命力。”

  李少紅這幾年也參加一些網絡綜藝節目,當導師,看演員在臺上演一段經典影視作品,她說,參加節目只是想去了解一下,跟平時在現場說戲是兩回事。

  但她認為,參加這種節目,對演員確實是一個鍛煉。因為影視演員在現場,一條演不好,沒關系,還有第二條,還有導演給你說戲。綜藝太即興了,全靠演員自己。“所以我說對演員說,來參加一下綜藝還是好的,否則你沒有機會讓他們認識到自己身上存在這么大的問題。”

  而對于很多演員到綜藝舞臺不是為了鍛煉演技,而是為了出點什么上熱搜。李少紅則不以為然:“演戲你還是要進組,最后還是要看演技。即使拿了冠軍,跟能不能接到戲真的不是一回事。”

李少紅在《聽見她說》拍攝現場。受訪者供圖

  “年齡危機:說有也有,說沒有也沒有”

  這兩年,電視劇、綜藝、社交媒體都在討論女演員的年齡危機。李少用直言:“這種危機,你要說有也有,你要說沒有也沒有,全在于自己。比方說到了中年,你非要跟年輕人去搶角色,就有。你不跟年輕人去搶的話,就沒有。因為他搶不了你的。”

  “哪個年齡段演哪個年齡段的戲,花旦青衣老旦,本來就是行業的規律,是隨著年齡增長,為其表演所劃分的區域。演員要把過渡做好,心態擺好,就無須焦慮。”李少紅說,演員不是一個只有青春的職業,因為不屬于競技的行業,最主要的是演員自身不要恐慌,從花旦到青衣的過渡怎樣能讓觀眾接受,對你有認知。

  李少紅說,演員各個年齡段都有自己的優勢。很多演員到了40歲,只要能找到角色的魂,照樣有很好的角色演。比如周迅去演40多歲的屠呦呦,能把這樣一個人演好,靠的不是顏值,而是演技在線,機會來了,能把握機會,只有這樣的人,才能把角色演好。

李少紅在《聽見她說》拍攝現場。受訪者供圖

  “不斷學習,才能適應時代”

  從上世紀80年代起拍商業電影,到后來拍電視劇,李少紅一直站在時代的潮頭。但今天的影視生態與前些年顯然都不同,互聯網巨頭進場、資本裹挾洶涌而至、數據流量對影視投資者和創作者的影響前所未有,都讓很多傳統影視人難以適應。

  李少紅認為,互聯網不單對影視生態,而是對全人類都有巨大影響。當然,影視觀眾越來越年輕化,能不能跟得上時代的變化,對創作者確實是一個挑戰。“停不停得下來全看自己,沒有人強迫你停下來,你要不斷去學習,去適應。”

  她坦承,自己適應得也不是特別好,但是一直在努力。“我覺得這個行業有一個好處,就是每一次搞創作都是給你一個機會,能學到一個領域的東西。”

  李少紅說,她一直不拒絕新鮮事物,她是電影導演里第一批拿電腦寫劇本的人,第一批拍廣告的人,拍電視劇時又是最早一批接觸到數字化拍攝的人,到電影從膠片轉型到數字化時,很多人轉不過來,經歷過電視劇數字化轉型的她沒有任何障礙。

  作為一個喜歡“玩”的導演,她自己平時也經常刷抖音,還參加“抖音星動之夜”為藝人頒發年度獎項。從網劇到短視頻她也都在嘗試,還和趙薇一起做了短片《聽見她說》,聚焦女性生存危機。趙薇找到李少紅時,她沒什么猶豫,就答應了。

李少紅參加“抖音星動之夜”。受訪者供圖

  她直言,短視頻的創作挑戰也挺大。一個獨白劇就靠一個人說十幾分鐘,三句話說不好人家就跑了。“現在的檢查標準就是一個流媒體6分鐘。在這6分鐘之內你抓不住觀眾,他就走了。其實考驗也挺大的,競爭壓力也很大。”

  “時代會賦予你很多機會,你怎么跟上這個時代,就看你自己的判斷和把握。”她說。

  記者:馬海燕

【編輯:張楷欣】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足彩半全场负胜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