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辣眼睛”的2020中國十大丑建筑,是怎么選出來的?

“辣眼睛”的2020中國十大丑建筑,是怎么選出來的?

2021年01月21日 15:23 來源:中國新聞網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1月21日電(記者 任思雨)提起心中最丑的城市建筑,你會想到哪一座?

  前段時間,建筑暢言網發布了“2020年第十一屆中國十大丑陋建筑榜單”。據悉,此次評選初選由大眾投票產生,第二輪由中國藝術研究院建筑與藝術史學者、中國建筑學會教授級高級建筑師、清華大學建筑學院副教授等七位專業評委進行終審評議。有哪些建筑上榜?

  為什么是它們上榜?

  榜單中,位列第一名的廣州融創大劇院由英國某建筑事務所設計,據介紹,其設計理念借鑒了藝術家張鴻飛的刺繡圖案,以絲綢為設計靈感,紅色的表皮象征火焰般的中國文化,同時寓意著好運、喜慶和歡樂。

  不過,這個理念并沒有得到所有人的買賬,有網友評論它像花棉被、繡花鞋,評委們給出的上榜理由是“創意牽強附會,胡亂拼貼中國元素,形態怪誕,傷害城市形象”。

來源:網站截圖。
2020年第十一屆中國十大丑陋建筑榜。來源:網站截圖。

  中國藝術研究院建筑與藝術史學者、中央美術學院高精尖創新中心專家王明賢接受中新網采訪時說:“這實際上是他者眼光中的中國元素,并將其庸俗化地運用,資本粗暴地破壞了廣州歷史文化名城的公共空間。”

  第二名的吉林延邊長白天地度假酒店形似“山”字,屋頂如一塊巨大的滑雪板,與新加坡濱海灣金沙酒店相似,被評委們評論“形式生搬硬造,夸張粗暴,尺度失調,浪費巨大”。

來源:網站截圖。
來源:網站截圖。

  第三名是重慶武隆的“網紅景點”飛天之吻,代表著白馬王子和茶仙女的兩臺飛行島可以旋轉上升、在高空定格“接吻”,其設計思路來自當地民間愛情故事:東海龍王敖廣的兒子敖嘲風與七仙女張天陽一見鐘情,后被王母娘娘棒打鴛鴦,化為白馬山和仙女山。

來源:網站截圖。
來源:網站截圖。

  但因為造型太過奇特,它也一度被網友評價為“巨人上菜”、“葫蘆娃提鳥籠”。王明賢認為,這是粗制濫造的旅游服務建筑設施,也是極為拙劣的動態景觀雕塑。項目設計負責人曾解釋稱,之所以項目落地后被吐槽,主要原因在于施工建設與方案設計間出現脫節。

  一同入選榜單的還有江蘇南京蜂巢酒店、河北滄州吳橋國際雜技大劇院、廣西河池丹泉酒業文化館、廣東茂名青少年活動中心、陜西寶雞聯盟大橋等建筑,理由也各種各樣,如“嘩眾取寵”、“盲目崇洋”、“立意庸俗”、“設計手法拼湊”。

來源:網站截圖。
來源:網站截圖。

  其中,在評選時爭議較大的是江西省圖書館新館。榜單公布后,王明賢還收到了建筑師同行的短信討論,覺得它算不上特別丑陋。

  王明賢認為,這個建筑并非惡意要嘩眾取寵,但體現出的是一種平庸的丑陋現象,如果它是一個小縣城的小建筑,也許不會覺得有問題,可作為省級圖書館,它出現在一個很重要的城市公共空間,要求自然就要變高。

來源:網站截圖。
來源:網站截圖。

  此外,專家們從建筑設計的學術角度考慮,認為其設計語言混亂,“這個建筑沒有文化建筑的特征,一般人看過去可能不會想到這是一個圖書館,可能會以為是個高鐵站”。

  “這是一個值得深思的現象”,清華大學建筑學院副教授周榕說,“它浪費了非常大的投入和機會,然后拿出了一個相對來說比較丑的建筑,跟有特色的建筑相比它不容易被人重視,但反而帶來的社會危害更廣。”

  評選十年,“丑”的風格有變嗎?

  從2010年到2020年,“中國十大丑陋建筑評選”活動已舉辦過十一屆。主辦方建筑暢言網介紹,它的初衷是“引發人們對建筑的美與丑的思考,提升建筑行業從業者的社會責任感”。

  2011年1月21日,第一屆“中國十大丑陋建筑”名單出爐,形似大元寶的河北邯鄲元寶寺、“福祿壽”三星彩塑造型的河北燕郊北京天子大酒店、宛如巨型酒瓶的四川宜賓五糧液酒瓶樓等建筑上榜。

  王明賢介紹,每一年的評選活動,都是先由網友投票,確定名單,再由專業評委終審評議,而參與評選的評委,大多是中國著名的建筑師和建筑評論家,有著幾十年的建筑實驗和建筑研究經歷。

  2010年,50余位業內專家經過研究探討,確定了9條評選丑陋建筑的標準,包括建筑使用功能極不合理、與自然條件和周邊環境極不協調、抄襲模仿、崇洋仿古、拙劣象征、體態低俗等等。

第一屆(上,2010年)、第十屆(下,2019年)“丑陋建筑評選”結果。來源:建筑暢言網。
第一屆(上,2010年)、第十屆(下,2019年)“丑陋建筑評選”結果。來源:網站截圖。

  周榕認為,丑陋建筑的評選本身也呈現出一個歷史性的變化,早期山寨白宮的崇洋式政府建筑、以及模仿金元寶、大銅錢的拜金式建筑,都有著非常明顯的時代局限性。

  而到今天,丑陋建筑背后的成因有了很明顯的變化,赤裸裸的崇洋或拜金式建筑逐漸減少,但它會以另一種方式出現。比如廣州融創大劇院,是國外建筑師用簡單粗暴的方式理解中國文化,飛天之吻則是用粗俗的方式表達傳統文化,這也帶來了新的問題。

  在第十一屆評選活動啟動時,主辦方曾寫道,近幾年不少城市加速了城鎮化發展的步伐,建設時間“高速化”、摩天大樓“密集化”、文化地標“網紅化”等成為不少新建筑的建設標準,導致眾多快速發展的非一線城市逐漸淪為“丑陋建筑”的重災區。

來源:網站截圖。
來源:網站截圖。

  周榕以貴州興義萬峰湖吉隆堡酒店舉例,它將西方式城堡直接落在了原生態的喀斯特地貌上,“四五線城市之于一線城市在審美方面的滯后,也是值得警惕的現象。以往評選中我們更聚焦一線城市,這次也拿出了一些其他城市的案例,比如貴州興義、陜西寶雞,因為它們已經有一種當下的典型性。”

  “丑陋建筑”評選,不僅僅是熱鬧

  十年過去,這個最初是同行之間略帶調侃意味的評選,如今已成為各方關注的城市與建筑年度事件之一。除了這些上榜的“丑陋建筑”,“土味商場”、“魔幻景點”等新聞也時常在網絡上引發熱議。

2017年第八屆中國十大丑陋建筑榜單。來源:網站截圖。
河北白洋淀荷花大觀園金鰲館入選2017年中國十大丑陋建筑榜。來源:網站截圖。

  中國藝術研究院建筑與藝術史學者、中央美術學院高精尖創新中心專家王明賢認為,這實際上也是互聯網時代新建筑評論的開端和實驗。過去的建筑評論多局限于專業期刊上的專業探討,而現在能吸引到許多網友的參與、討論,這也促進建筑師與社會公眾互相學習和了解。

  除了“原始丑陋建筑”的逐漸減少,王明賢還發現,大家對丑陋建筑的考量也有了新的變化,例如2019年和2020年上榜的第一名,都是考慮到建筑對城市環境的破壞,特別是對歷史文化名城形象的破壞,“我們開始更多地從城市的角度來考慮建筑的問題”。

來源:網站截圖。
來源:網站截圖。

  他坦言,這些年評選丑陋建筑,也會有建筑師在候選時希望來溝通,但專家評委依然堅持實事求是,不會考慮人情等方面的原因。

  一座城市建筑從設計圖紙到成為實體,經歷了相當復雜的過程。王明賢表示,其實每次評選的時候內心都非常忐忑,但他同時認為,這項評選也給未來的建筑設計提供了很好的引導,讓有關的管理部門、建筑師、甲方都會有價值觀念的轉變。

2019第十屆中國十大丑陋建筑榜單。來源:網站截圖。
來源:網站截圖。

  在清華大學建筑學院副教授周榕看來,“丑陋建筑已經在很大程度上具有某種文化威懾力,有一種價值標桿的作用,如果一味說哪些建筑是好的,可能大眾關注度沒那么高,我們希望中國建筑的底線不要低到泥土里去,丑陋建筑就像達摩克里斯劍一樣,這種文化底線的威懾力量其實是非常有價值的。”

  “我們也看到,隨著丑陋建筑評選活動的持續,早期那種丑陋建筑現在越來越少,現在的丑陋建筑改頭換面以新的方式出現,我們也會抓住這種苗頭予以抨擊和批判。”(完)

【編輯:盧巖】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足彩半全场负胜案例